雜談-霹靂布袋戲(四無君/寂寞侯)

        想說一說自己這些年看布袋戲的一些感想。今年2017年,回頭一看,當年入霹靂坑時是2000年的事了,從爭王記跟著家人一起看,到自己一個人在網上慢慢追、慢慢看,一點一點補,再到進金光狂追了一陣,最後現在,在坑邊徘徊、偶爾追進度、偶爾看剪輯,竟然也十多年了。霹靂是我第一個長時間,有熱誠有淡漠地跟過來的作品。很多人物、劇情其實都模糊了,但有些記憶及情感,不曾褪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動過念頭想要不要寫些什麼,算是給自己的一點回憶,今天逛B站看到道友 夏江123 剪的盤點,看到〈霹雳mv——那些“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”的智者〉av9854059,裡面四位角色我多少有些感觸,就跟著這支影片來聊了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四個人物:寂寞侯、無衣師尹、四無君以及千玉屑。他們的故事我有些只記得一個大概,就隨興聊聊吧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先說四無君吧,以時間來說他也是這裡最早的人物。對我而言,他是第一個我真正投注瘋狂的人物,當年因為他還跑去註冊會員、跟著瘋後援會,雖然我只在網上弄,但他讓我第一次體會替自己喜歡的人物盡一點的開心、激動以及感動。那時候的喜愛至今依然,記得他的智慧,層層布局;跟素還真鬥智鬥法確實精彩,布局廣大,中原、冥界、天外南海等等一串故事。說起來應該就是因為他吧,隔壁金光棚我最喜歡的是赤羽,兩個人再一些特質上倒是有幾分相似,能文能武、忠誠、受愛戴…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記得當初我們一頁書大大爆掉天嶽之主時那複雜的心情:啊這個傢伙退場啦哈哈哈叫你不聽勸執意向前衝XDD&軍師你家上司掛了怎麼辦QAQ ←大概是這種心情吧。這段劇情記憶深刻,一是因為我對牟尼上師這個角色不怎麼喜歡,是個有野心的反派,但自信太過,對下屬比較是「聽命就好」的態度,又很不幸在駁回自家軍師提出的忠告立馬中計被K.O…印象分跌破谷底啦!另一原因是後面一段,四無君立在大殿上,低著頭,很慢很慢的低吟著自己詩號中「無吾不能之事」一句,一遍又一遍,然後笑出聲,聲音乾澀,身邊護衛輕而擔心地喚一聲「主人」,四無君立刻收起原先模樣、鎮靜地安排任務、安住餘下下屬的心。那時真的挺難過的,那一個自信驕傲的人,把所有失誤過錯一肩挑起,筆直地向前走,因為這是他的責任。對比他登場時布著連環計,意氣風發整掉冥界聯合勢力部隊,他的失落及自責令人感慨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四無君退場是我第一次為布袋戲人物退場哭,在他之前有很多我喜歡的人物退場,他是頭一個我真心捨不得看他死掉的角色,那怕他的退場其實處理得很不錯:青陽子的計中計讓他中毒鎖了功體、經過策衍指點更上一層的劍君與他一決生死。過程不長,但從四無君問青陽子如何反轉計謀、要求讓最後的下屬離開、以及最後,坦蕩接受自己的死亡、向敬重對手素還真黃泉續戰之邀的遺言,四無君到死,一直都是那個四無君,精明狠辣、愛護下屬、清楚自己的目的及處境。那怕他退場我看一次哭一次,我還是喜歡他最後離去的身姿,自信瀟灑。順便因為四無君死,劍君把遺體交給策衍那段讓我把沐流塵拉黑了,為了自己的目的,就放策衍毀了好友的遺體,後面又走陰謀家型路線,救不回來了。至於策衍嘛…打他登場就沒好感,雖然憤怒這老傢伙人死毀屍的洩憤行徑,但反正本來的印象分就是負的,到沒太大感覺。不過插個題外話,早些登場的武癡傳人怎麼感覺瘋子、陰謀家比正直人多?

        四無君有一段戲,是他附身在百朝臣身上去試探步懷真(一頁書),在不知道這兩皮下是誰時只覺得好笑,等知道是四無君跟一頁書之後……大概就跟彈幕裡道友的吐槽一樣,兩位大佬你們高興就好 23333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個,寂寞侯。這個人物我沒太多好感,一開始的印象是「三島主的朋友、隱逸高人、智者」。慢慢地,關於寂寞侯的故事及目標一點點展開,他是絕頂聰明又清醒冷漠的人,某些方面而言,他跟老素可以說相似又相反吧。我覺得他是個矛盾的人,他大同世界的理想令人嚮往,但他的手段真的好兇殘:為了和平的到來,要先把所有隱藏不安定的因素除掉!所以要禁武!非官方同意練武的通通除掉!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對寂寞侯,我最有感覺的一段劇情:先是三口劍之死,月神再度揚弓。品劍自殺時我真的傻了,發生什麼事了???到月神從風飛沙手上接過神弓、帶著祝福射出箭時,我已經淚崩了。再來寂寞侯承認他找過品劍、並稱其為「必要犧牲」時,我一度把寂寞侯拉進了黑名單,即便以結果看來,這一重「保險」是對的,但寂寞侯那時表現所出來的「任何生命都是可算計的籌碼」這種感覺,是那時的我非常不能接受的。但回頭看這段,以及接下來寂寞侯一個人坐在荒野、平靜等著月神為愛人復仇射出的箭時,突然沒脾氣了:是啊,他就是這樣思維的人,所以他在把「月神必須能使用渾沌之弓」放進計畫的同時,他押下的籌碼是自己的性命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一套自己的邏輯及想法,是一個清醒到令人發寒的人,及具有魅力的角色。這樣一個極致的存在,我不知道能說什麼,因為這樣的一個人是不會在意他人對自身看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無衣師尹跟千玉屑,也許過兩天會寫吧。

评论
热度(8)

© 熒熒 | Powered by LOFTER